在人群中淹没

写在他十八岁生日会的后台

我并不善于记录大段文字,对我来说,远有比这更直接的表达方式,但关于他,我总追求点仪式感,说到底,我对太多的无法宣之于口感到无能为力,却不舍得让它们归于沉寂。- K 于2018年11月


当舞台的光渐渐暗下来,我才松开了握紧的手,手心早已湿透。


就像是突然意识到的一样,我发现我是真的失去了十七岁的他,正如我失去过的十六岁的他,十五岁的他……


我是自私地希望这一切都来的慢点,再慢一点,慢到我还来得及再感受一下那个被蹭着我肩窝打游戏的小孩依靠的感觉,慢到我还能再回味一下曾经一睁眼就看到熟悉的睡颜,慢到我仍有时间武装自己成为一堵铜墙铁壁只为挡在他身前,但怎么那些我怀念的,我期望的,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溜进了时间的缝隙中,只留下我的回忆和遗憾。


不可否认,我又时刻被他的成长带来的惊喜所触动,就像刚刚我仍在习惯性地为他每一个音准,气息,走位捏着一把冷汗的时候,他却已完成了一场出色的演出。我这紧张来的多余,却已是戒不掉的坏习惯。


所以我想我是矛盾的。


而这种矛盾来源于我的执拗和敏感。


我执拗地定义着我的存在对他成长的特殊意义,却敏感地质疑这个意义的大小和随着时间推移是不是一点点消散,以及……


以及对于他,我究竟算是怎样的存在?


在写下这句话前我一直不敢去多想这个问题,可能是文字的表达让我不那么胆怯去描述这件事情。


我特殊的成长经历让我体验了与常人不一样的人生,得到很多,失去更多,却没逃过那一场青春期的浩劫。


我没敢去和身边的人聊这件事,羞于启齿是一方面,更多的是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那种感觉,就是你那么熟悉的人,慢慢地就开始牵动你所有的喜怒哀乐,你不知道他哪来的一根看不见的线,就这么拴住了你的心脏,刻上了他独有的符号,在某些时刻,不受控制地疯狂跳动。


所有的一切都来的那么不知不觉,潜移默化,我时常就这么看着他,感受着心里传来的花开的声音。


可能有点矫情了,反正这些话我是绝对说不出口的,即使是过了这么多年。


我想他也一样。


那一次他给我发微信的时候,我正对完剧本靠在剧组的椅子上闭目养神。一天断断续续的候场已经让我神经麻痹,而耳机里传来的歌让我又莫名从疲惫陷入哀伤:


闭上眼看 十六岁的夕阳

美的像我们一样

边走边唱 天真浪漫勇敢

以为能走到远方

我们曾相爱 想到就心酸


心酸么?反正那时我真的挺心酸的,可能是十六岁的夕阳触了那个景,却生不出我们曾相爱那种情。


然后他的微信就进来了,是一张手稿,我读了一下发现是歌词,就是刚刚他唱的那首《天使》,虽然后来词被改动了不少,我看的是他自己创作的原稿。


我看完的当下有点晃神,耳边还传来心酸的歌声,心里却开始涌出莫名的甜意。眼前的图片中那句尤为醒目:相爱的美好年华里,我愿与你同行。


我大胆猜测他给我看的用意,默默肯定着心里猜得十之八九的答案。


他说“这首歌你要在现场听完哦~”

我问“这是最后一首吗?”

他说“不,最后一首都是给粉丝的。”


那这首,就是给我的。


我没问,他也没说。然后我们就自然而然开始聊其他的,包括他的生日会,我的电影,还有我们期盼能有一个假期。


一直都是这样,他轻而易举地让我从难过的情绪中抽离,堕入一种莫名的甜蜜。称其莫名,是因为它来的突然,来的不真实,就像我为我猜的答案而甜蜜着,却不知道他真实的想法。


虽然我觉得,他和我一样。


一直以来,我们止步于这样的表达方式,因为有太多的限制和束缚,未来是不可描述的存在,承诺显得虚无缥缈,多走一步就像在摇摇欲坠的悬崖边试探,粉身碎骨的感觉并不值得期待。


跟普通人一样,我胆怯,彷徨,不知道如何去冲破现实的制约,所有的期待只能转化成现在小心翼翼的试探和或有或无的暧昧,就已经足够让我感受心动。


所以我说我希望那一切,包括他的成长,都来得慢一些,因为我为他铸造的那堵铜墙铁壁,还拿不出手。


所以我敏感,执拗,希望亲耳听到我对于他,算是怎样的存在,因为那样才会我让我心安一点,让我知道原来他和我是一样的。


我没有体会过小说里那种轰轰烈烈的浓情蜜意和心如刀割,不知道这样是不是才算爱得深刻,但我知道我有经历过默默的心酸,缱绻的惆怅,磨人的心痒,突然的欣喜,一晃,

真的好多年。


这些情愫追随着十五岁,十六岁,十七岁的他,也在十八岁的他来临之时,再次涌上我的心头。


我不知道还要再让这些感情陪伴他多少个生日,或者是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但我希望有一刻,我能大声地将种种心迹摊看给他看,告诉他,你看,我满满的一颗心,装的都是你,是过去的你,是现在的你,以后还有未来的你,答应我,永远在我心里,不要离开。


这一天,会很快来到的吧。


我看着他刚刚发的微信,是过段时间我们要去滑雪的地方的照片。

他说“好开心,很快就能去休假了” 

我说“对,很快了”



很快,就能跟你在一起了。